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资讯行业资讯正文

河北矿区盗采石料现象猖獗 每天被挖2万多吨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5-10-23 浏览次数:473

河北矿区盗采石料现象猖獗 每天被挖2万多吨

  半夜,挖掘机在山中盗采山石。

河北矿区盗采石料现象猖獗 每天被挖2万多吨

  拉运石料货车所经之处的庄稼被覆盖上一层白灰。

河北矿区盗采石料现象猖獗 每天被挖2万多吨

  挖掘机在盗采山石,一旁还有筛山石用的铁筛子。一座山被挖得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山头。京华时报记者谭青摄

  河北省廊坊三河市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,而东部矿区因开采造成环境污染后于今年被政府责令全部关停。

  近日,京华时报接到举报称,三河市段甲岭镇山下庄村附近矿区盗采石料现象“复燃”,给当地生态环境和村民生活造成破坏和影响。记者调查发现,当地每天盗采石料2万多吨,而盗采者每天收益万元以上。

  □举报

  关停矿区盗挖现象严重

  公开资料显示,三河地处京、津、唐(山)的三市交界,三河西部距离天安门30公里,是环京津、环渤海经济圈的腹地。三河市的东北部是燕山山脉,矿产资源丰富,有大量高品质的白云石矿等建材石料。

  三河段甲岭镇村民称,102国道北侧的东部矿区之前已被国家收购关停,但一直以来都存在盗挖石矿的现象,近几个月盗挖之风愈演愈烈,每晚有数十辆拉石料货车从村里经过,盗采石料量达到上万吨。

  □调查

  偷拉石料货车随处可见

  10月14日,从三河市出发,沿着102国道往东经过不到10分钟的车程,记者来到段甲岭镇的山下庄村。而这一路上,沿途的树木和农作物的叶子上都覆盖有灰白色粉尘。

  村里各条路上都停靠着大型货车,甚至在山下庄小学门口外的路边也都趴着多辆大货车,初步统计有十余辆货车。

  记者看到,一些货车的后盖处,可看到有夹在缝隙中的砂石,不少货车较为老旧,甚至都没有牌照。

  据村民介绍,这些货车就是晚上去山上偷拉石料的货车。

  在村里走访期间,记者看到有四五辆载有货物、上面覆盖黑色编织物的货车。每次货车经过都会卷起尘土,偶尔从车上散落几颗碎石子。村民称,这些就是从山上运输下来的石料,“白天只敢偷偷运一点,晚上他们运得才多,都是从旁边到矿山拉过来的,”村民老李指着村子北侧的山区,称那里就是矿区。

  多年开采山体变“裸体”

  山下庄村东部的矿区属于三河东部矿区的一部分,矿区数十平方公里,赤裸着白灰色和偏黑色的山体。岩体裸露在山野,整个矿区形成无数个大小不一、坑坑洼洼的高地,而有的矿山,随处可见被挖成的沟壑,矿山内随处堆放一些松散的砂石,几乎没有植被,一片荒凉的土黄色。山脚下有车辆碾轧形成的多条道路比较明显。

  矿区里,一个高达100多米的小山,旁边都被挖得坑坑洼洼,在旷野中显得很醒目。老李指着山上隐约可见的一个洞口说,“看到那个洞口没有,以前是防空洞,我们小时候还爬上去玩过”。在老李的记忆里,在40年前,东部矿区所有的山都是连成一片的,他们还曾一起上山看过防空洞,那里有“会议室、厨房,什么都挺齐全的,好像是以前战争时留下的产物”。记者在不远的路边看到有“军事措施安全保护范围”的字样。

 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人们发现这片山区有大量的白云石可以做建筑用的石料,于是,随意开山、私挖滥采矿石的现象开始出现。

  当天下午,记者在矿区看到至少有三处挖矿作业点,这里摆放有筛砂石的筛子,旁边堆放有挖下来的石料,甚至有一处在白天有挖掘机正在作业。挖掘机用前臂上的尖状物不断撞击矿山,发出“”响声,随即山上的巨石变成石块散落下来,一会儿便形成一片凸起的小丘。

  专人持对讲机负责看守

  据山下庄村民介绍,早些年村里私挖乱盗的现象严重,除了本村村民,附近的九百户和高家庄村也有不少村民参与。在2009年时曾经进行整治,关停一些矿区,“这两年听说是因为污染环境,要求全部给停了,但是偷采的现象却越来越严重”。

  14日晚上9点多,记者驱车来到矿区,沿路不断看到有拉满石料的货车向村外驶出。车子越靠近矿区,盗采山石的机械所发出的“”声就愈响亮。

  记者从矿山路东侧的矿区看到,至少三处光亮的地方在盗挖山石。记者在其中的一处作业地看到,共有4辆挖掘机在作业,其中3辆在挖掘石料,另一辆正在往货车上装石料,仅仅10分钟,就有两辆货车装满石料离开。

  晚上12点多,记者在村里看到,多个路口还停有小轿车,车前基本是都有两三名青年男子,老李说,“这些人都是替盗挖石矿的人望风的,他们都拿有对讲机,要是看到有检查的就随时向雇主通知。”

  □追访

  一石料场日产几千吨石料

  村民称,这些货车从晚上天黑开始拉,夜里12点以后数量最多,直到清晨,“一晚上有五六十辆车,每辆车能拉十几趟”。据了解,山上的石料叫做白云石,经过简单筛滤,分出石块大小,将大颗粒石块粉碎成小块,就加工成了混合料,一般用来铺路和建筑房屋。

  在三河市山下庄村附近,分布着数家石料场。记者在现场探访时,恰巧碰到一台铲车与一台货车正驶入一家位于矿山下的石料场,记者随即以购买石料为由进入。

  该石料场四周被高墙围绕,场内堆放着数万吨的石料。一名叫做高学勇(音)的男子称,他是附近村民,像这样的石料场他有两家,“我们在下边还有一家料场呢,附近也有一些别人开的”。

  当记者问及石料来源时,高学勇称,目前附近的矿区已经被禁止开采了,“晚上上山偷偷采一点”。当记者追问产量时,他称“一天能弄几千吨吧”。这一说法随后被屋内一黑衣男子否认,该男子坚称,这些石料都是过去的存料。

  高学勇称,石料的销量很不错,“我们有自己的车队,距离不是太远的话都能送”。当记者向高学勇询问,若工程所需石料数量较大,能否满足供应时,高学勇痛快地回应称,“你要多少,我就能给你供应上多少”。

  据高学勇介绍,像他这样的石料场,102国道两侧还有许多家。

  石料卖给搅拌站和个人

  记者随后来到102国道北侧一家石料场,有一个年轻男子正在用挖掘机铲起石料,放到筛砂石的网上。

  据该男子介绍,每天他筛砂石的工作量在1000吨左右。当问及石料的来源时,他表示自己才来干活半个多月,只是白天上班,石料一般是晚上拉过来,具体从哪运来他也不清楚。老板白天并不过来,一般买卖石料的交易都在晚上,这些石料一般卖给搅拌站和个人。

  据该男子介绍,院里的山皮土约有3万吨,筛好的混合料有1万吨,“要是快的话,这些石料一两天就能拉完,但是最近生意不行,每天也就卖几车”。

  在记者采访途中,遇见一个附近镇的男子来拉混合料。据他介绍,他以25元一吨的价格购买,之前也多次在此石料场购买,原因是“这地近,交通方便”。

  当记者询问石料场屋内的男子购买价格时,该男子十分警觉,称不卖石料,不了解情况,催促记者离开。

  盗采者每晚至少赚1万多元

  村委会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山下庄村共有180户左右,盗采石矿的有12户,隔壁村庄九百户有七八家住户盗采,高家庄也有盗采村民。

  一个住户家里平均购买或租用两辆货车,据

  村里的货车司机介绍,每晚拉货来回有十七八趟,这些大货车的荷载量是40吨。按照这个数目计算,石矿遭到盗采的数量每天在2万吨以上。

  村委会工作人员称,村民多数购买的是报废的

  货车,一般价格在五六万左右,而租用货车拉砂石的成本是每吨4.5元,货车司机一个晚上是200元,如果按照白云石15元一吨的价格计算,盗采者一个晚上两辆车收益至少有1万多元。

  居民多次举报检查后死灰复燃

  在村里盗挖石矿已经是公开的秘密,村民都知道“上面不让挖,但是村里还是有人夜里偷偷往外拉”。

  据村民介绍,拉石料的车一般都要从村里经过,在路边的村民被噪音烦扰得苦不堪言,“夜里一直有拉石料大货车过,声音比较响,家里都有震感”。从多位村民那里了解到,曾经有一户村民因为夜里拉货噪音很大拦过货车,随后遭到村民口中的“黑社会”殴打。

  因为粉尘较多,村民从不在外面晾晒衣服,“拿回家一看,衣服上白乎乎的一层灰,还要重洗”。

  山下庄小学门口是货车必经之路,因为怕孩子有意外发生,村民每天都会在校门口接孩子回家。据村民回忆,几年前曾有一个拉石料的货车,在小学附近碾轧到一个小姑娘的脚后跟。此外,因为大量地运载砂石,修建4年的村村通公路多处有出现断裂。

  记者在村里了解到,这些盗采者为了运砂石货车通过方便,私改村里的限高杆,小学旁边的限高杆下面就被挖出了一个坡度。

  村民表示曾多次举报,也有相关部门来查,但收效甚微,检查过后便“死灰复燃”。

  多次这样之后,关于盗采石料的事,更多村民选择敢怒不敢言,我们不敢惹”。

  □说法

  国土早有规划治理矿山乱象

  三河市国土资源局的一位副局长表示,段甲岭镇山下庄村北侧的矿区属于东部的老矿区,占地78平方公里。之前共有164家具备开采资格,2009年整治矿山时,共拍卖31个矿产开采资格的标权,仅拍卖出22个矿区。

  该副局长称,取得矿产开采资格证的矿区,按照要求来说都有正规的环保大棚和除尘装置,“这样对环境污染小点”。因为挖矿带来环境污染问题,今年3月份,政府下令关停所有矿区,“收购这22个矿区需要花费近20个亿,目前还在进一步协商中”。

  针对出现的盗挖山矿的行为,该副局长表示自己不分管执法,不了解具体情况。但他称,东部矿区已经划归新建经济开发区管理。近些年,也早已成立由河北省公安厅牵头成立的打击盗挖盗采的工作小组,在去年也成立了东部矿区综合治理领导小组。三河市国土局也有申报项目,计划将矿区用地整理出建设用地和林地区域,扩大土地使用面积。

  环保专家粉尘污染可产生雾霾

 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高级专家、资深研究员曲睿晶称,盗采者常常不管矿区规划,随意开采,对矿脉和山体造成破坏,“按照正规企业采矿流程,要对矿区进行回填和修复”。

  此外,盗采者根本没有防护除尘的装置,生产作业过程中形成较多粉尘。空气中粉尘增多,会对动物和人的呼吸系统造成损伤,影响植物光合作用,污染地表水和地下水。

  曲睿晶指出,尤为危险的是,粉尘造成土地板结,区域内植物无法生长,湿地大面积减少,失去了吸附空气中颗粒物的功能,使得周边京津冀城市的雾霾越来越严重。

  律师违法采矿最高处7年刑罚

  雄志律师事务所姜健律师称,开采白云岩矿产资源应当取得许可。若无证擅自开采,经责令停止开采后拒不停止开采,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数额在5万至10万元以上的,应予立案追诉。

  他同时表示,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数额,由省

  级以上地质矿产主管部门出具鉴定结论,经查证属实后予以认定。构成非法采矿罪,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处或者单处罚金;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30万元至50万元幅度以上的,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。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